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装知识

邪恶乃秩序所授 第二十九章 教堂会盟(一)

发布时间:2020-03-31 来源:家装知识 点击:0

邪恶乃秩序所授 第二十九章 教堂会盟(一)

虽然离开弗塔根领没有几个月,但再回到这里时,阿诺德却已经完全不认得这里了。

崎岖的山道没有变化,但道路却已变得魔物横行,即使阿诺德是带着半支鲜血十字骑士团这样的大阵仗出行,也数次遭到了袭击。

道路上作为中继点的旅店也已经被废弃,这些旅舍本就是鲁珀特家族建立的,在家族灭亡,领地易主的情况下,这些旅舍自然无以支撑,更何况,现在的弗塔根领已经变得魔物猖獗,弗塔根城外的地方都有受到魔物袭击的可能,还有谁敢再在城外的旅舍停留呢?

而当抵达弗塔根城的时候,阿诺德更是全然看不出当初那座富饶而自由的城市的影子。

按照阿诺德和路易的约定,这座弗塔根城,和弗塔根领的大部分利益都交给了斯诺伦领。尽管最后没能找到阿克曼,但路易吞并弗塔根领的决心却没有动摇,只不过因为条件不足,他的吃相只能难看一些了。

白马城来的贵族和官吏代替了下落不明的罗德尼等人,对弗塔根城的政务直接发号施令,而这些人来到弗塔根城后做的第一件事,不是修复焚毁的黑石宫,也不是重建暴乱后的弗塔根城,更不是帮助城中流离失所的人们安定下来。

而是在将大量的苦工运送进这片荒凉的领地上,将弗塔根领内矿场的产量提升到最高。

荒芜且魔物横行的弗塔根领能让高贵的泰姆士卡家族看上的,只有那丰富的矿藏,而这片土地,以及土地上的人民,对于路易和斯诺伦领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。

“真是糟糕的场景呢。”阿诺德看着弗塔根城内土黄色的河水,叹着气说道,“曾经的繁华都已不再,这座城市,差不多已经死了。”

泰特斯等人跟在阿诺德身后,静默着没有出声。

“阿诺德大人。”

瓦特神父从满是斯诺伦领士兵环卫的道路上向阿诺德等人走来。

“路易大人正在教堂中等候。”

阿诺德转过视线,看向弗塔根教堂。

“那座教堂的主持神父是普兰神父,把会面的地点放在那里合适吗?”

“呵呵呵。”瓦特神父笑了起来,“您说的没错,不过,弗塔根教区也是本尼迪特克大主教的管辖范围啊。”

“这么说,大主教也来了?”

“是的。”瓦特神父垂下了脸孔,“当然,不是以路易公爵辅佐者的身份,而是……以一位神职者的身份,来为联盟做一个见证。”

“哦?”阿诺德挑起了眉毛,“这是路易公爵的意思吗?”

“这是大主教本人的意思,当然,用他的话来说,这是侍奉神明的人应有的觉悟。”

“是吗,大主教是这样的人啊,还真是虔诚呢。”

阿诺德这话说不出褒贬,因而瓦特神父也没有回答。

“那么,我就去见见路易吧。”阿诺德盯着高处的教堂说道,“诺斯维的人来了吗?”

“还没到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阿诺德点了点头,然后带着泰特斯等人朝着教堂走去。

教堂周边也已经站满了斯诺伦领的护卫军,而原本教堂里的神职者则被请走,为三位公爵的会面提供空间。

当然,普兰神父不在此列。

作为本尼迪特克大主教曾经看好的弟子,瓦特神父同期的人物,他留在弗塔根教堂,作为主人欢迎到来的阿诺德等人。

虽然心里多少有些不情愿,但脸上还是被迫勉强堆出了笑容,阿诺德都有些可怜这位正直善良的神父了。

“欢迎,阿诺德公爵大人。”普兰闷声打着招呼,“路易公爵大人和本尼迪特克大主教正在里间等候。”

阿诺德注视了普兰神父一会儿,然后就直接走了进去。

教堂的大厅里摆了三张座椅,以三角之势对立着。路易坐在南面的椅子上,身后站着本尼迪特克大主教。

阿诺德看了一眼路易,然后实现就转移到了本尼迪特克大主教身上。

虽然在弗塔根领的战场上远远的看到过一眼,但这一回才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。

“久违了,路易。”阿诺德走到靠北的那张椅子上坐下,“我父亲在你那边过的还好吗?”

“泰格曼姑父过的很好,他最近喜欢上了钓鱼,毕竟,狮心堡可看不见白马城那样辽阔的海岸线。”路易手里摆弄着折扇,嘴角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,语带讥讽的对阿诺德说道。

“是吗?”阿诺德用余光瞄了眼身后泰特斯等人的神情,“那么,我父亲最近有什么收获呢?”

“一头鲸。”说到这里是,路易的眼睛跳了跳,“不愧是泰格曼姑父,英勇得让人敬畏。”

阿诺德什么话也没说,平静得让人看不出情绪来。

在沉默中,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本尼迪特克大主教开口了。

“阿诺德公爵大人,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吧,很荣幸能够见到您。”

阿诺德看向本尼迪特克,虽然对这个人很忌惮,但同时也对他充满敬意。不论本尼迪特克在辅佐路易的过程中用了怎样的手腕,他的才能和品格,确实很值得阿诺德尊敬。

“正是,不过,我对您敬仰已久,能够见面是我的荣幸才对。”

以阿诺德公爵的身份,这样的语气已经非常的纡尊降贵了,不过对本尼迪特克大主教说这话,却并不值得奇怪。

“您客气了。”本尼迪特克大主教低了低头,礼节毕备,“这份盟约,是由诺斯维家族提出的;而这次的会面,是您提出来的。所以,泰姆士卡就担任本次会面的东道主,您没有意见吧?”

阿诺德看了看本尼迪特克大主教,又看了眼路易,开口问道:“请问,您说这话,是以路易的辅佐大臣的立场,还是以大主教的立场?”

“这世上,每个人所立足的土地并不是单一的一块,人总会有多重立场,而且这些立场有时往往还会重合。以凡人的姿态,是很难将立场完全的区分开来,所行所为都不免带有立场的偏颇,我也不例外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阿诺德点了点头,本尼迪特克确实是一个实在又狡猾的人,他承认自己会偏颇泰姆士卡家族,同时又保证自己尽量保持公允,这样的实在话,阿诺德也很难挑出毛病来,如果就这话指责本尼迪特克不公平,与对方起冲突,那未免太小孩子气了。

毕竟,这是联盟的会面,谁也不想让任何一方成为自己的敌人,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不值得斤斤计较。

“阿诺德表兄,”路易开口了,手里轻摇着折扇,“我听说,您这次带了马蒂尔德小姐来,而没有带您的两位妹妹来……虽说这次的会面是您提出的,但似乎您并没有带来多少的诚意呢。”

“这只是会面而已,联盟的事情还没有决定吧,不正是因为要商谈联盟的事情,所以才需要这次的会面吗?”阿诺德面无表情的回答着,和上次与路易的见面不同,这一回双方是完全对等的,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

“那么您又为什么要带马蒂尔德小姐来呢?”路易不依不饶,手里的折扇轻轻敲击着手掌,“您又是否希望这个联盟成立呢?如果大家达不成共识,连共同的目的和愿望都没有的话,那么又如何成立得了联盟呢?”

路易说的很好听,但是他脸上的淡淡嘲弄,可不像话语那样大义凛然。

“我带马蒂尔德前来,只是因为她希望见识一下弗塔根领的别样风景,这有问题吗?”阿诺德相当厚颜无耻的说着,“冷山领现在已经大雪封山了,而弗塔根领却还像炎夏一般酷热难当,相连的山峦,一半被白雪覆盖,一半被炽热笼罩,这样的奇景,不是很有欣赏的价值吗?”

“嗤——”路易摇了摇牙,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。

“那么,请问阿诺德公爵大人,您是否同意这个婚姻联盟,同泰姆士卡和诺斯维联姻呢?”本尼迪特克问道,不同于路易那种总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态度,他的问法还算公允。

“我同意与否……”阿诺德垂下眼神,“取决于贵方和诺斯维的诚意。”

“诚意?哼!”折扇重重锤了一下膝盖,路易的不满已经毫不掩饰的显露在脸上了,“在向他们索取诚意之前,应该先表现自己的诚意吧?阿诺德表兄,我可是一直听说,您相当反对这个联盟啊。”

“这纯粹是别有用心之人的谣言而已。”阿诺德轻描淡写的说着,“路易,你又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谣言?”

“虽然阿诺德表兄认为这些是谣言,但您说的也只能算是您的一面之词吧。”路易翘了翘嘴角,“就和那些人的话一样,单纯的话语算不得证据,不能相信,也不能不相信,不是吗?”

“这样辩论下去可是没完没了的。”阿诺德摇了摇头,不打算正面回答路易的问题,“还是说点更实际的事情吧,趁诺斯维还没来的现在。”

“哦——”路易饶有兴致的看着阿诺德,但在那双兴致盎然的眼睛深处,还保留着对阿诺德的不满,“您打算说什么呢?不会是想要说服我去对付诺斯维吧。”

“路易,你想从这份盟约中得到什么呢?”阿诺德没有理会路易的挑衅,“你又是否知道,诺斯维想从这份盟约中得到的,是什么呢?”

路易眯起眼,也不再摆弄他的折扇了。

“没错,所谓的盟约,就是为了各取所需而缔结的契约关系。怎么,阿诺德表兄,难道你打算告诉我,这份盟约中没有任何您想要的东西吗?”路易翘着嘴角,虽然还是那样玩世不恭的笑容,但眼神已经认真了很多。

“是否接受盟约,要看利益的对比,如果得到的和失去的不对等,那么我自然不会接受。”

“哈,您会失去什么呢?”路易摊开了手,笑容还是那样让人讨厌。

阿诺德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扇子。

“你很喜欢这把扇子,是吧路易。”

路易看了眼手中的折扇。

“因为是非常珍贵的舶来品啊……这和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如果我说,你把这把扇子给我,我就同意联盟,你愿意割爱吗?”

路易奇怪的看着阿诺德。“当然……如果您认真的话。”

“如果我说,你把白马城给我,我就同意联盟,你愿意割爱吗?”

路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。“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所以说……”阿诺德露出了一抹淡淡的、但讽刺意味不输于路易的笑容,“明白了吗,路易表弟,我为什么会这么选择。”

雅安白癜风医院咋样长春治疗男科方法纯中药制剂儿童止咳药

假性心肌梗
瘦身减肥方法瘦肚子
类风湿关节炎最早出现的关节症状

上一篇:南网能源公司供图月1日

下一篇: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八百四十四章 故人相见

相关阅读